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巴渠文化网 >> 文化系列 >> 综艺舞台 >> 精品剧目 >> 正文

龙克小品:出围

作者:龙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43 更新时间:2015/5/26 16:33:56

  (方言小品)

(根据发生在大巴山深处一个真实的故事创作而成)

 

编剧  龚兢业

 

 

人物:

如花—女,17岁,学生

二牤—男,22岁,如花“对象”

爷爷—男,年逾古稀,如花的爷爷

施法—男,司法干部

梅仁—女,司法干部

时间:现代。

地点:川东某偏远乡村。

 

【舞台场景:右边,破旧的川东农家民房,一门,一雕花窗。门前一张石桌,几个石凳。左边,黄角树。后幕,一弯新月悬挂天空,天空下,大巴山群山逶迤,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延伸着。

【幕启,傍晚,静寂。

【追光,爷爷拗着一根叶子烟杆,闷闷地坐在石桌旁。

【追光,如花站立屋内窗口,茫然,张望,期盼着什么。

【二牤,一手提着鸡,一手提着鸡蛋,嘴上吹着《康定情歌》。大摇大摆上。

二牤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二牤今天是爽上加爽啊!(对观众)你说啥事这么爽?等会你就知道了。

【二牤话没说完,被东西绊倒。鸡飞,蛋打。(音响)公鸡鸣叫声回荡山谷。二牤从地上爬起。

二牤  哎哟,闯到个鬼哟,还没进屋就人仰马翻、鸡飞蛋打了。也,看来今晚有些不顺趟哦!

【二牤跛着脚走了几步。

二牤  嗨,到了倒嘛。(敲门,大声地)如花,如花,开门,开门。

【爷爷起身开门,二牤进屋。如花从窗口隐藏。

爷爷  哎呀,二牤,怎么这么晚才来哟。

二牤  今天赶场买结婚的那些东西去了,回来晚了。

爷爷  (上下看着二牤)二牤,你打个空手也好意思进屋?

二牤  刚才在路上跶了个扑爬,那只鸡飞到岩下去了,鸡蛋也打烂了。

爷爷  你看你,还没进屋就鸡飞蛋打了,我看你这婚怕是结不成了喔。

二牤  (惊愕)你说啥子?爷爷!?

爷爷  哎呀,你不晓得哟。如花说(把二牤拉到台前,悄悄地)有人要来救她!

二牤  (急切地)你说啥?救她?那个?那个?

爷爷  哎呀,你声音小点,小点。我也不知道是哪个,这几天我把她锁在屋里,门都没敢出。

二牤  (摸摸头)也,不对头喔,莫非……

爷爷  如花说。说……

二牤  说啥?说啥?

爷爷  她说……

二牤  她说啥?说啥吗?哎哟,急死我了。

爷爷  她说,她不喜欢你!还说……

二牤  还说什么?

爷爷  还说我非法拘禁她,你在强迫她,说我们都在犯法!

二牤  啊!犯法?

爷爷  是啊,她说犯法!

二牤  哈哈哈,没听说过,结个婚还犯法了!犯法也要结!

爷爷  犯法也敢结?!

二牤  对,犯法也敢结。(突然)哦!不对哟。我明白了。

爷爷  明白啥?

二牤  如花莫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爷爷  你说些啥哟。她门都没出过,喜欢上鬼大爷!

二牤  爷爷,你得做主哈,我二牤就是坐监打牢狱也要结婚哈。我啥子东西都买齐了,必须结哈!

爷爷  我就是叫你赶快来呀,那死丫头是个倔脾气。

二牤  你把门开开,叫如花出来,出来!

爷爷  (严肃)二牤,你莫急哈!莫乱来哈。

二牤  我要她出来当面说清楚。(走进窗口看了看)如花,如花,你出来,出来。这才几天,你出来跟我说清楚。

爷爷  哎呀,你莫急,莫急,有话慢慢说。

二牤  (敲门)如花,你出来,出来!

如花  (屋内应)我就不出来,就是不喜欢你!

二牤  不出来,不出来我砸门了哈。(找到一根扁担)

如花  (屋内应)你要逼我,我就立刻自杀。

【如花站在窗口,拿着一把剪刀对着自己的脖子。

【爷爷、二牤惊呆,定格。

爷爷

(突然声嘶力竭,同声呼唤)如花——

二牤  

【施法和梅仁便装上。敲门。

【爷爷、二牤惊回,静场。二娃举着扁担目瞪口呆。

施法 (敲门)是如花家吗?请开开门。

二牤 (突然)好哇,说来就来了哇。我来开门,开门!

【二牤举着扁担向门口走去。

【爷爷扶在窗口。

【二牤开门。施法和梅仁进。二牤惊诧。

施法  (见状)你们这是干啥?我叫施法。

梅仁  (跑近爷爷身旁,安抚)大爷你们这是?

二牤  (大吼)你们是干啥的?

梅仁  兄弟,你是不是叫二牤?

二牤  我就是二牤!你是干啥的?

梅仁  我是梅-----

二牤  (抢话,对梅仁)你是,你是,你是媒,媒人?

梅仁  (惊愕)你?你怎么知道我是梅仁?

二牤  好哇,今天大家就在这里做个了解。我也不想活了。你们都别想活着出门。

施法  你要做啥子,小伙子!有话好好说,那么急做啥子?

二牤  做啥子?!你说做啥子?你来做啥子,啊!

施法  我叫施法,从达州来的。

二牤  你使法的,使啥子法?你使啥子法都不灵,这如花和我已经订婚半年多了。你想做啥子?

梅仁  小伙子,莫急,莫急!

二牤  莫急?你都来了,我还不急?(气急败坏)你看你看,你们合伙骗我。(对如花)如花,你好久找的媒人?

梅仁  (对施法)不对头喔,他怎么知道我叫梅仁?

施法  哦。误会了,误会了,我来跟他说。(走近二牤)小伙子,她不是媒人,她叫梅仁,是司法局的。

二牤  我知道她是媒人,会使法子的。(坐地哭闹)

施法  (严厉地)兄弟,我们是司法局的,不是使法子的。(递证件)

二牤  (细看证件)突然站起,你们是达州市司法局的?!

梅仁  对,我们都是司法局的。

二牤  那你怎么当媒人?

梅仁  (递证)我姓梅,梅花的梅,名仁,仁义的仁。听明白了吗?

二牤  明白了。(突然正经)我又没犯法,你司法局想把我难开嘛。

施法  不难开,不难开。兄弟莫急,我们坐下来好好摆摆龙门阵,好不好?

【梅仁走近爷爷,扶爷爷。

爷爷  (愤怒)你们要干啥,到我家来抓人?

梅仁  大爷,你别误会,我们不抓人,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

爷爷  帮助?帮啥子?助啥子?谁叫你们来的?

二牤  就是。我们不需要你们帮忙。谁叫你们来的?

施法  是如花姑娘请我们来救助的。

爷爷  笑话,我孙女门都没出过,手机也跟她收了的。她啥时候来叫你们的?

梅仁  大爷,是这样的。我们司法局建了一个“司法QQ群”,你孙女在群里向我们求助的。

爷爷  啥叫“使法”?啥叫“钩钩”?她是怎么跟你们钩上的?

施法  大爷,你可能没听说过这些。“司法”就是用法律解决问题。是口口,不是钩钩。口口就是互联网上的一种通信工具。

二牤  啊!你们早就互联,网在一起了哇。

梅仁  (四下观看)如花呢?大爷,如花呢?

【爷爷指着屋内。

施法  (走近门口,摸着锁)怎么?大爷?你真的把他非法拘禁了哇!

二牤  啥非法拘禁?不锁的话,她早就跑了!

梅仁  (严厉地)把门打开!

爷爷  (颤抖地)钥匙找不着了!

施法  (砸锁)你们知不知道,刑法第238条第一款规定,犯非法拘禁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梅仁  大爷,你看你。你知道不,任何人都不能非法拘禁另外一个人,即便父母。也不能,这是法律规定的!

【如花从屋内走出,扑向梅仁,大哭。

梅仁  如花,别哭,别哭了哈,你跟我们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孙女  (悲伤地,对观众)我也曾有一个完整的家,可是,父母感情不和离婚了。母亲改嫁,我便随着母亲到继父家生活。天有不测风云,没过多久,继父因病去世,母亲再次改嫁,不久却在难产中离我而去!于是,我成了一个孤儿,只有与年过七旬的爷爷相依为命。有一天,我正在学校上课,爷爷到学校来把我神神秘秘地叫回了去了,还把我带到了二牤的家。爷爷说,到了二牤家就算和二牤订婚了。当时,我才15岁,根本不知道见面就等于“订婚”。后来,因为无钱,我便辍学在家。二牤知道情况后,便前来催婚,眼看结婚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我陷入了绝望之中。我跟二牤真的没有什么感情!我还想读书!这样的婚姻我不要!(哭泣)可爷爷和一些亲戚都说,我要是不结这个婚,他们以后就不管我了。我想跑,可爷爷把我锁在了屋子。二牤也说,不结婚就给他们家赔房子,就是死,也一定要结。于是,我托村里的同学在达州司法QQ群里求助。没想到,(抱着梅仁)你们真的来救我了!

梅仁  (走近爷爷)大爷,你孙女不同意这门婚事,作为爷爷你知道吗?为何要逼她呢,你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爷爷  我已经70多岁了,还不知道活多久。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将孙女嫁出去,给她找个好归属,这有错吗?

施法  (走近二牤)二牤啊,如花才17岁,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不能结婚。再说,婚姻自由,婚姻自主,她根本不同意这门婚事,强扭的瓜不甜啦!

如花  (坚决地)我要读书,我要读书!我不愿意结婚,我要退婚!

二牤  (激烈)退婚?那怎么行!彩礼钱我也交了,房子我也买了,这婚我必须得结!

梅仁  (对二牤)你给了多少彩礼?

二牤  总共给了2万。为了结婚,我们家还在镇上买了住房和门面。现在退婚,我的彩礼,我的房子咋办?

施法  小伙子,不要激动,我问你,你知道现在婚姻法规定男女多少岁才能结婚吗?

二牤  这个我不管,反正我要结婚。

梅仁  婚姻法规定,男满22周岁、女满20周岁才能登记结婚。如花才17岁,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不允许结婚,你知道不?

二牤  就算你说得对,但我们农村,没到结婚年龄结婚的又不只是我一个。

施法  有法不依,你这就叫违法!如花不同意结婚,你违背了她的意志强行结婚,弄得不好的话,你还会坐牢!

二牤  莫威胁我!

梅仁  这不是威胁,这是《婚姻法》规定的!

二牤  我知道她不喜欢我。但是,我心不甘。现在退婚,那我的损失怎么办?

施法  既然知道她不喜欢你,你强迫她与你结婚有什么意义呢?你给的彩礼女方该退就退,给了多少就退多少。我们会做工作,让他们全部退给你。

梅仁  二牤,你知道吗?我们今天天不亮就从达州出发,到镇上把如花提供的情况都进行了查证落实。你这房产的名字写的是你父亲的名字。因此,这房子不是你的,也不是如花的,而是你父亲的。你结婚不结婚,这房子都和如花没有直接关系。

施法  再说,你以后和别人结婚也是要买房子的,镇上有了房子和门市,说不定你以后更好找朋友了。

梅仁  二牤啊,男婚女嫁,人之大伦。婚姻不是儿戏,不能草率,不可强迫,不得交换。不然,婚后付出的代价比这个更大,更大呀!你知道吗?

施法  二牤兄弟啊,你年龄也不大,小伙子长得也精神。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气度,要懂法守法,尊重女性,不能欺负一个弱女子,对不对?

【二牤,若有所悟,点了点头。

梅仁  (拿出一个信封)如花,彩礼钱还在不在?

如花  爷爷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我一分也没用过。

梅仁  那就好。你既然不愿意和他结婚,那就把彩礼钱退给二牤。

【如花进屋。梅仁和施法商量。从包里拿钱。

【如花拿着钱出。音乐(可以借用《爱的奉献》)

如花  (对二牤)二牤哥,对不起了!你还是去找一个喜欢你的人吧!

梅仁  如花,你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了,你要振作精神。我们支持你重返校园。

施法  如花,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你拿去暂时解解急。

梅仁  如花,这也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我们还会想法帮助你的!希望能帮你重返校园。

【如花走近施法和梅仁,欲跪。梅仁急扶。如花抱着梅仁哭泣。

二牤  如花,这彩礼你拿去读书吧。

如花  (泪如雨注)二牤哥,这钱我一定会还的!

二牤  (边跑下边喊着)我明天就出去打工。你好好念书,我给你寄生活费!

爷爷  (挣扎着站起,望着二,哽咽)孩子!孩子!对不住啰,对不住啰!我们要守法,要守法!

【一声长长的鸡鸣传来(音响效果)。

施法  天亮了,大爷,如花,二牤,我们也该回去了。

【音乐。施法、梅仁、二牤出门,下。

如花  (送施法、梅仁,转身扑向爷爷)爷爷——爷爷——

【爷爷和如花拥抱,伫立。

 

 

 

——幕落】

 
 

达州市文化发展研究会 版权所有
邮编:635002   文化发展研究会:0818-2371064  电子邮箱:21gjy@163.com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站建设公司 网络技术:0818-2246666

蜀ICP备05027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