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巴渠文化网 >> 文化系列 >> 文化名人 >> 美术 >> 正文

诗意油画渠江谣——乡情油画家高跃明印象

作者:谢纲骅 文章来源:西南商报 点击数:1681 更新时间:2013/6/30 20:38:48

      

           诗意油画渠江谣——乡情油画家高跃明印象

                            
 

  州河如诗、嘉陵如歌、渠江如谣、三汇如画。
  三汇,是长江上游一个古老的小镇,建于明代,在内河航运为主的时代,这里曾是川东北著名的水码头,四通八达,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在渠江流域有“小重庆”的美誉。《四川省志》有言为证:“其土沃,其物丰,复扼川北水陆之冲。力田贸易,皆致厚利,其民咸有余力以事学问。故人文蔚起,为川北之冠。”

       一草一木总关情
  高跃明在这里生活了60年。他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看惯了岸边的船队,河上的白帆,码头的梯坎,临江的吊脚楼,青瓦房,巷道,凉棚,白塔,黄桷树,湿漉漉的石板路;熟悉小镇的节庆,民俗,堂口,故事,高亭子,烟火架,醉鸭儿,板凳龙,打铁水,烧火龙,张灯结彩,火树银花,鼓乐齐鸣,万人空巷,欢天喜地,如痴如狂。
  学生时代的高跃明,就是坐在三汇岸边,看着层层叠叠的小楼,听着溪溪潺潺的水声,画完了第一幅作品——《三汇岸边写生》。这幅作品受到了老师的赞许和同学们的追捧,也让高跃明在幼小的心灵萌发了“画家梦”。
  1973年,高跃明的作品首次参加
渠县美术作品展览,此后,他的作品多次在全国、省、市、县展出并获奖,四川省电视台、达州电视台均有报道。《大桥下面》入选《国际电影宣传画》第六辑,《巴山杜鹃》入选《四川省、成都军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美术书法摄影作品集》。《祝福》获“四川省第一届文艺优秀作品奖”。作品和名录入编《渠县志》和渠县乡土教材《爱家乡,爱渠县》中。
  一次,他为创作搜寻素材,走进大巴山深处,看到另一番情景——青山、碧溪、白石,到处只有这几样元素,雄浑静穆,却不免单调。忽然间,他记起故乡水码头的一切,那疏远了的一切,一瞬间变得那么亲近,那么新鲜,那么陌生,那么生动,那么丰富多彩,那么富于魅力。众里寻它千百度,一回头,就找到了创作灵感。他开始挖掘这一笔富矿。迫不及待地挥动手中画笔,在调色板和画布上,重构记忆深处那林林总总、美不胜收的一切。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画布上、放到来往于三汇的道路之间了。他的人是为画而生的,他的画是为三汇留影而生的。

        一山一水皆入画
  高跃明的油画是对家乡的眷恋。这里的一草一木,为他深深眷念。长期耳濡目染的观察,形成了他独特的审美视角。他的作品充满了对家乡的深深眷恋、浓浓相思,既有中国画的构图风格,又有西画的精致笔法,组成了一个绝美的画面,犹如诗韵在流淌。正是苍山青未了,流水千江月,反映出了高跃明创作时的态度,静默自持,道心写意,包容所有。如庄子齐物论的“大知闲闲,小知闲闲”,只求画中的广阔世界,看淡世俗的虚荣与浮华,这种出世的理念,难能可贵。虽然生活在现世社会中,却强调他独立的精神境界及生存的真理,也就是“与造物者游”,即“世界本来是如何存在,我就如何生活”。这种洒脱的用世态度使高跃明的作品显得更为悠游广阔,不落俗套, 观众也十分喜爱。
  高跃明的油画是对家乡的回忆。回忆是一种对过去时间的追寻,特别是不由自主的回忆使人找回过去的时间与空间。只有在回忆中,人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与自己对话,特别是在不由自主的回忆中,失去的时间会顿时涌上脑际,失落的体验与感觉也旧梦重温般真实地返回内心。高跃明油画中的形象是在他的回忆中弥漫和清晰起来的,只要从一个细节开始,就可形成一个充实的画面。他的画中几乎没有虚幻的东西,从回忆中流溢出来的既是形象,又是关于形象的感觉,所以,他的形象都特别贴切和可信。一段老树、一个院落、院落中的水牛、风车、与人物相伴的各种物品诸如一顶草帽连同它独特的编织状态和破损状态……都从记忆的深处显现出来。高跃明油画魅力的一部分即得益于这种具体和真实,它们的造型不是概念的,程式化的,而是实在又别具“原始”特征的。它们曾映记在画家的思维深处,通过回忆,在画面获得了重新的呼吸。高跃明在乡村画速写时,不仅是用眼在观察,而是用心在默对物象。用他的话说,他是与自然进行“无声的聊天”。这种倾听与倾诉使他的记忆库存中积累了丰富的内容,虽然年代久远,只要回忆的大门开启,一切都会真实地浮现出来。
  在对家乡的眷念和回忆中,高跃明创作了大量的“渠江系列”油画作品,完成了《风雨古镇》、《汉风》、《埠头冬市》、《往事如烟》、《老墙》、《远塔》、《船乡情》、《春到白塔》、《船乡的节日》、《渠江晨雾》、《桐花时节》、《渠江水》、《洲河船》、《码头交响曲》、《黄角渡》、《江边吊脚楼》等一百多幅表现渠江水码头往昔的繁荣辉煌历程的油画作品。这些作品弥漫着亲切、古朴、醇厚的乡土气息。
  高跃明的油画,在60—70年代在学习时期主要受俄罗斯(前苏联)绘画和契斯卡柯夫教学体系的影响。他喜爱法国的巴比松画派,并研究印象主义。18世纪到19世纪是东西欧现实主义萌芽、形成、发展的历史阶段。卢梭的学生德·席拉尔登曾写到:“真实与自然——是艺术家的主人,你们的老师。”乡土画家米勒是巴比松画派的代表画家。
  影响他的还有俄罗斯的列宾、苏里柯夫和列维坦。然而高跃明并没有停留在油画的传统上。他从学校回到故乡,这里有他的亲人、朋友、老师和同学,他在这里工作、交友、恋爱,成家立业。他在自已熟悉和热爱的土地上写生、体验、创作并吸取民间年画、中国画的营养,逐步地形成了他现在充满诗意的油画风格。


        一笔一画都是诗
  高跃明的油画充满诗意,错落有致的吊脚楼、青瓦房随山就水,长长的小巷中穿梭着居民、船民,茶楼、酒馆的生意格外红火。万人如海,一抬抬高亭子簇拥而来,满天神仙下凡。岸边白塔下一缕淡淡的炊烟里,一江春水溢渠江,贴着水面静静地飞来一行白鹭,仿佛听得见打鱼船上响起笃、笃、笃的敲击声……这是一幅幅充满诗意的油画。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从古到今的画家们追求的境界。诗歌与绘画密不可分,它们用不同的表现形式震撼人们心灵而产生共鸣。苏东坡论王维《蓝田烟雨图》云:“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即是用不同的表现形式达到展示最深最美的意象,诗是运用抽象的文字所代表的意,经过起、承、转、合、平疚、韵律的有机组合来塑造意象;绘画是运用笔墨塑造不同形态的图式来达到共同的目的——“幽情远思,如睹异境”。清黄钺《一斋集》云:“目集万里,心游打荒,魄力破地,天为之昂。括之无遗,恢之弥张。”这就是亦诗亦画的境界。绘画中的造境,都饱含着率真的情和景,情景是审视大自然主观情思的象征,去无穷之趣,营造胸中之丘壑,或峭岩绝壁,烟霞云霁,或曾峦叠嶂,激流泉涌,皆可游、可观、可居、可写。
  《风雨古镇》是典型的学院派风格,丰富的灰色调画出了雨季的古镇“雨蒙蒙、情深深”的诗意。《岁月如歌》把
渠县两千多年前的汉阙画在月色里飘摇,一只冲天翱翔的无名小鸟让观众“穿越”到西汉末年,让人思绪万千。《夕照帆影》用黄绿色调,一颗古老的大树占据一大半的画面,从大树的空隙望去,淡淡的码头、白白的船帆、浅浅的倒影,把三汇码头画得美轮美奂。《渠江晨雾》大胆地把渠江之水画成蓝色调、蓝色的天、蓝色的水、蓝色的船、水天一色,有“春来江水绿如蓝”的诗意……
  读高跃明的乡情油画,就像在读一首首乡村风景诗,总能够感到古诗里的意境, “行至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岸边的船队,河上的白帆,码头的梯坎,临江的瓦房,幽深深的小巷,湿漉漉的石板路,一笔一画都充满了浓浓的诗意。
  高跃明生于渠江边的
渠县,一生的作品都是描绘渠江和渠县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这样的画家在全世界都是不多的。美国的著名乡村画家安德鲁·怀斯终其一生创作的主题就是故乡的人物和风光,使他连续三次获得美国金质总统勋章。高跃明是渠县的本土画家,其油画作品是渠县宝贵的文化财富,是渠县的一张独有的文化名片,其艺术价值会被更多的渠县人、四川人、中国人、地球人所认同。


  人物名片:
  高跃明,男,50年生,四川
渠县人,农工党成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少儿艺术国际交流协会会员,农工四川画院画师。
  从1974年以来,高跃明的宣传画、水粉画、油画作品先后20余次参加县、市、省级美展,选入《国际电影宣传画》、《四川美术》等画册和杂志。

 
 

达州市文化发展研究会 版权所有
邮编:635002   文化发展研究会:0818-2371064  电子邮箱:21gjy@163.com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站建设公司 网络技术:0818-2246666

蜀ICP备05027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