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巴渠文化网 >> 巴山作家群 >> 精品展播 >> 正文

皂角垭四韵(组诗)

作者:李宗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25 更新时间:2013/5/17 21:48:18

皂角垭四韵(组诗)

 

李宗原

 

题记:皂角垭,山间一垭口,东西长百余步,

二山对峙如门户,南北阔十数步,侧临深壑。站

在山垭口,环顾皆山,青峰连天,峭壁如削,嵯

峨耸立,逶迤不绝。插旗山、铁顶寨,雷震寨,

九层寨......比肩牵手,相互关连,呼答立应。

每座山又独立成势,白云深处,林丰木茂,地旷

田平,房舍隐隐。

(该段文字摘自常龙云散文《皂角垭》)

 

佛楼禅韵

 

佛楼的佛坐在祥云上

祥云飘在善男信女心上

 

山道是要攀爬的

攀爬是要耐力的

因此 人和植物一样都努力向上生长

 

山上的岩石刻着图腾

图腾的光辉象月色一样清纯

照亮山下萋萋禾苗以及水井

 

松间雀鸟欢唱

伴和着草地虫啾蛙鸣

众生平等的土地上普照着佛光

 

佛楼的楼建筑在岩石上

岩石踩在壮男俊女脚下

 

因为岩石是坚固的

所以山是永恒的

因为芳草是顽强的

所以生命是永恒的

年复一年

 

喻家湾雅韵

 

我一早就抵达

实在无意惊落你的露珠

而真实地面对你晶莹的梦碎

我知道我来得真的不算太晚

 

就让我泡一壶鸟鸣的翠色

在清晨陶醉 默读这么一首

从山颠流淌至沟底的抒情长诗

 

再让我在你的鱼塘搭一根钓竿

垂钓一段正午时光 将我来自城市的身影

在你的波光山色里轻轻揉洗

 

被如山的亲情重压 我惭愧

没有济世的才能 学做老父

悬壶 也只是刚好将自己灌醉

 

有太多不得不醉的理由

在丛山密林中却找不到藏身之处

任理由豪饮山村无尽夜色无限清华

放纵一次不愿清醒的身躯走向麻木

而明晨 我将彻底从麻木中清醒

 

九层寨古韵

 

天边还飘着山羊一样的白云

地上还开着羊蹄一样的花瓣

如花的羊蹄再无须擂动沉重的石鼓

 

历史是睡着的  而有时又是醒着的

一如随风而至的马铃声 雨点一样急骤

却依稀仿佛 难听真切

 

低首处再无茅草过火的痕迹

探寻时难觅岩石过刀的刻印

看风轻云淡难知曾经的硝烟弥漫

望映山红遍恰似当年的战旗猎猎

 

无法想象那些激荡岁月

可以敬仰你的雄壮伟岸

你是我面前的一座高度

我无意登临你的高处

并非无法征服内心的恐惧

而是我已习惯低处的生活

 

事实上 爬再高的山

也还得下山回家

 

常家嘴遗韵

 

常家嘴不是常家的嘴

是山的衍生 是常家的地盘

 

常家嘴富得流油

油水是常家清洗银元后哗哗流出的

和常家的名声一样 闪亮着油花流得很远

流过穷人的干涸的田地

 

常家的银元压断了阁楼

那些想揩油的匠人就扛着木料来了

劳作的间隙能瞄上一眼常家的姨太太

可以幻想一辈子的甜蜜

 

木料是廉价的 漫山遍野

漫山遍野的柴禾 谁打了就算谁的

常家的女人 那可是祖奶奶

只能敬仰 别打 主意

 

常家男人咳嗽一声 那也是风流的剑刃

能刺中要害或软弱 比如女人

而常家的软弱就隐蔽得很深了

好像三万米以下的石油 属于宝藏

 

而今的开采 把常家嘴的时光钻了个洞

常家的老太爷端坐洞中

俨然留守家园的孤苦老人

抑或荒芜中苍然的老树

 

常家的后人回来过

为追忆中深不见底的黑洞

点燃三棵过滤嘴香烟 祭奠曾经的繁华

难得的烟火  青山无语  满地落叶 

 
 

达州市文化发展研究会 版权所有
邮编:635002   文化发展研究会:0818-2371064  电子邮箱:21gjy@163.com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站建设公司 网络技术:0818-2246666

蜀ICP备05027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