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巴渠文化网 >> 巴渠文化 >> 民间文化 >> 正文

记宣汉民间姓氏研究达人张海德

作者:徐冬 闫军 文章来源:达州日报 点击数:725 更新时间:2017/4/24 9:22:27

洗尽铅华老梅香 ——记宣汉民间姓氏研究达人张海德

更新:2017-04-21 09:26:36 来源:达州日报


●1996年春,曾赴京参加中国文化艺术研修会,成为会议仅有的两位农民之一

●关于姓氏文化研究的《中华“姓府”大观园》长达120余万字

●书法艺术造诣颇深,被中国艺术研究院聘为特邀创作员

走进宣汉县黄石乡千坵村,村口巍峨矗立的公路牌坊赫然映入眼帘。牌坊两侧题有“峥嵘风光其路杰才焕天地,澎湃信念此门志士卓古今”的楹联,字体朴茂工稳,令人赏心悦目。让人们料想不到的是,楹联的题词书刻竟全出自一位普通的农村老人之手。这位在当地颇负盛名的民间学人,就是张海德。造化弄人他始终不丢读书人本色

1938年,张海德出生于宣汉县黄石乡石鸣村(今铜鼓村)。虽然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但张海德的祖父张前鼎和伯父张鸿道却都是读书人。张前鼎为晚清旧制师范学校毕业,清宣统元年(1909年),联合他人在黄石场新街创立育材初小学,为当地教育界一大盛事。

“这些在民国版《宣汉县志》中有明文记载。”虽然祖父去世得早,张海德没能一睹他生前的风采,但在张海德的心目中,始终以祖父为骄傲,视祖父为楷模。在他看来,自己体内之所以流淌有读书人的血液,很大程度上缘于继承了祖父的文化基因。此外,张海德的伯父张鸿道也是满腹才华,并在上世纪30年代担任过下八、黄石两地中心校的校长,后走上革命道路,任红33军后勤处秘书,直至壮烈牺牲。

1947年,张海德入私塾,接受启蒙教育,新中国成立后,又转入当地中心完小。读书期间,张海德便显露出超越一般孩童的天赋,在书法、绘画方面崭露头角。“当时,我经常为学校的墙报画刊头、插图。”1951年,国画大师王君异自重庆返家路过黄石,偶然发现了张海德所绘的墙报插画,为其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功底感到诧异。“王先生当即询问我的情况,并有收我为徒的念头。可惜,当时我恰好离校探亲了,与先生失之交臂。”虽然事情已过去了近70年,可语气中张海德仍流露出深深的惋惜。

1954年,张海德高小毕业,以他当时的成绩,升入更高学府深造没有任何问题。然而,造化弄人,由于家族成员的历史原因,张海德升学无望,只好含泪回家务农。虽然如此,张海德并没有向命运低头,铭记“不怨天、不尤人”的圣贤教诲,他毅然挺起了不屈的脊梁。大山中艰辛的劳作和生活的重压,并没有消磨掉浸润在张海德灵魂中那份对诗、书、画艺术追求的动力,并没有使他的读书人本色有丝毫的消褪。别人请他去干篾工活,他总忘不了在衣兜里揣上纸和笔,一旦灵感上来,就随时随地记下一些优美的词句。他的近百首诗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出来的。

“你是一个农民,年龄又这么大了,何苦费心思搞这些玩意儿呢?”面对众人的不解,张海德在自己的一首诗中,这样斩钉截铁地回答:“人生能几回?愿放尺焰光毫!” 埋首残编姓氏文化研究大放光彩

《诗词联璧》《三才溯变》《碑文正言》《天雨石鸣》《方士迷影》《资治襄理》……在张海德的家中,他所编著的书籍堆了满满一屋,举凡科学常识普及、文史知识点评乃至个人自传回顾等无所不包。在所有书籍中,分量最重的还是关于姓氏文化研究的《中华“姓府”大观园》。这部120余万字的煌煌大作,是张海德多年来辛勤智慧的结晶。

“姓氏是历史,是科学。”在张海德看来,姓氏文化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利于人们了解自己的血脉传承,弄清自己的祖根来源,增强民族凝聚力和认同感。“我小时候熟读《百家姓》,那时起就萌生了研究姓氏文化的念头。”后来,张海德先后编著了《宣汉县黄石乡张家湾张氏谱》《万姓五千年》《姓名书简》《张氏史考大鉴》等大量姓氏文化方面的专著。

“2007年《万姓五千年》刊出后,不少读者反映‘写得太深,不好懂’,我就着手重修,终于在去年刊出了这部《中华‘姓府’大观园》。”在编著过程中,张海德以《中国人名大辞典》为纲,翻阅的相关资料难以计数。在这部大作中,张海德收集各类姓氏1万余个,并以笔画为序系统排列。对每一个姓氏,先指出其来源、郡望,然后再详细罗列该姓氏中的杰出人物。如,在“张”姓一栏,先点出“黄帝五子挥,官弓正,主祀弧星,赐姓张氏”,接着指出“望出清河、南阳、吴郡……”,继而列出了张仪、张骞、张衡、张之洞、张学良等千余名张姓名人。为了避免单纯罗列的枯燥感,在每位文化名人后,还附录了其相应的代表作。如,在介绍唐代诗人张若虚时,完整附录了脍炙人口的《春江花月夜》。附录后,张海德意犹未尽,欣然提笔续到:“树摇清风江月明,朗照万里夜色晴。春岚诸峰锁晓雾,雾海卷帘光一轮。”

“它像一位‘导游’,把你带入中国姓氏殿堂里广采博览,领略万姓风光和人文风采。”在序言中,相关业内人士对《中华“姓府”大观园》给予了高度评价。古稀之年还能有此成就,张海德本人也豪情满怀,兴奋之余,他为自己撰出一联:“一支笔,挺起珠峰凌霄汉;万姓典,搜罗宝卷壮乾坤。” “笔下偷生” 这是他的人生哲学

“李白可以‘酒肆逃名’,我不妨也来个‘笔下偷生’。”在张海德看来,每个人也就短短几十年的时光,“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只有静心读书、专研、创作,摒弃外界喧嚣和浮躁,才能提升生命质量,在某种意义上延伸生命长度。“名为‘偷生’,实为在坚守中淬炼、升华自己。”

不仅在姓氏文化研究和诗词绘画方面有所建树,在书法上,张海德也造诣颇深。1996年春,在友人引导下,张海德赴京参加中国文化艺术研修会,成为这次会议仅有的两位农民之一。会上,这位貌不惊人的大巴山农民,将五尺见方的宣纸铺在地毯上,翻腾斗笔,挥毫泼墨,不多久,一个硕大的“虎”字跃然纸上。字体刚劲有力,一气呵成,大有猛虎腾跃之势。一时间四座皆惊,镁光灯闪烁不止,事后,张海德受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刘颖南的亲切会见,并被聘为特邀创作员,输入《文艺人才库》。经过数十年的点滴积累,张海德形成了楷书严谨端正、行书恣肆奔放、隶篆古朴厚重的独特风格。

“张叔真是一个全才,不仅可以舞文弄墨,在竹编、石刻方面也是一把好手。”黄石乡工会主席王文渊和张海德是同村,早在还是细娃儿时,就喜欢到张海德家串门,听他讲各种文史典故。“当时,老爷子还领着全村人排练样板戏,在《沙家浜》中他扮演郭建光,那造型,可真叫一个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文渊非常开心。现在,当地机关单位经常请张海德过来刷写标语,美化办公场地;邻近的村民遇到婚丧嫁娶更离不开他,写楹联、刻墓碑,这些活路全由他一人包揽了。

虽然一生与人为善,但命运之神并没有眷顾这位善良的老人。如今,张海德已有两个儿子先他而去,两度“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次又一次撕心裂肺、痛彻骨髓的煎熬,使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遭受了巨大的心理重创。然而,即便如此,张海德也没有放弃对生活、对故土的热爱,对文化、对艺术的追求。在他看来,读书、钻研、创作就是最好的一剂“良药”,用它,可以医治尘世间所有的伤痛。

洗尽铅华,超然物外。如今,张海德如同一株昂然挺立的老梅,无视岁月冰刀霜剑,笑看季节往复轮回,在对生命和文化的坚守中,散发着淡雅却持久的芳香……

□本报记者 徐冬 闫军 摄影报道
 
 

达州市文化发展研究会 版权所有
邮编:635002   文化发展研究会:0818-2371064  电子邮箱:21gjy@163.com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站建设公司 网络技术:0818-2246666

蜀ICP备05027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