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巴渠文化网 >> 新闻文章 >> 文化遗产 >> 理论研讨 >> 正文

一幅生动的世界深峡人文画卷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619 更新时间:2012/7/2 10:05:04

                                    一幅生动的世界深峡人文画卷
                                        ——评罗洪忠的人文图书《边陲墨脱》

 


      当罗洪忠将他的新作《边陲墨脱》交给我,并希望我这个教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老师写点文字时,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在读大学时,我常常被一篇篇文笔优美的散文所感染,也常常被一部部悬念丛生的小说所沉醉。也许是为了完成一篇毕业论文,然后到图书馆里,逼着自己去看一篇篇枯燥的学术文章,列出一个个观点,再一层层地加以剖析,语言表述的严谨几乎能让人“窒息”,自然不太喜欢看人文论著这样的书。
     我国的许多文化论著,大都像盖一栋“大宅”,先在四周砌起高高的围墙,然后在里面做出一个个院子。外表富丽堂皇,但走进去,除了墙、梁柱之外,却并无长物。许多学者写出洋洋洒洒数十万字的一本论著,也许是太长于逻辑思维的缘故,将其做成一篇大论文,年轻读者不大喜欢读这种讳莫如深、敬而远之的学术语言,即使看到好的图书包装买回去,大都束之高阁。不过,这种论著也有市场,那就是供大学生使用,写毕业论文时用得着,学术研究机构也奉为宝贝。
     我拿到《边陲墨脱》后,很不经意地翻阅这本装祯设计精美、图文并茂的书,主要还是看那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可在不知不觉中,一个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小标题,诸如“女儿国的故事”、“莲花圣地”、“四季美景于一山”等,像磁石般深深地吸引着我,作者不紧不慢,拉家常式的叙述,引着我阅读一篇篇短小精悍的散文,让我陶醉在文学所特有的精神沐浴中,竟忘记了这是一本人文图书。阅读《边陲墨脱》,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感觉,这种美妙来源于作者对人文和文学的有机嫁接,让读者在增长知识中感到人文图书的魅力。下面,我从三个方面谈谈自己的感受。

          

                一、人文作品的生活化,源于作者多次的亲身体验。

 

      这些年来,我们的书架上多了一本本反映墨脱的人文图书,大都是一些内地作者(藏漂)行走时的所感所悟,更多的是强调个人的体验或寻觅精神的东西,时下称之为行走文学。他们在雅鲁藏布大峡谷流域行走或生活一段时间,面临陌生的土地和文化,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或文化现象,对很多东西不了解又充满好奇,却又不能进一步深入,像民风民俗也好,文史资料也罢,似乎和他没有太多关系,有时作为调料来点缀一下自己的人文作品,我们有时也被作者的个人体验所吸引。可面对墨脱珞巴族、门巴族厚重的文化,这些作者也感到很茫然,不知所措或没办法更多地去写深写细写透。
      我看完《边陲墨脱》后,字里行间散发出珞巴族狩猎散发的野牛肉香气,渗透出浓浓的门巴族酿造的黄酒汁液。这本书里穿插着珞巴族、门巴族的谚语、民谣和故事,与他所叙述的事件自然融为一体,既丰富了文章的表达形式,又增加了文章的审美内容,这就使得《边陲墨脱》成为一本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文化大散文。我们也不难看出,作者积累了丰富的创作原材料,具有扎实的生活功底,而这一点恰恰是很多写墨脱题材的藏漂作家所缺乏的,这也是《边陲墨脱》的独到之处。
      早在18年前,作者采访曾在墨脱工作生活16年的中国珞渝文化第一人冀文正。当时,雅鲁藏布大峡谷已被确定为世界第一大峡谷,冀文正便给他讲述墨脱“野人”的故事,高山“天湖”里有海洋性动物“河马”、“鳄鱼”的传闻,以及刀耕火种、以物易物、原始狩猎等,更是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作者最初也是从一个好奇者进入这块陌生的人文领域。从此,作者爱上了墨脱,潜心于珞巴族、门巴族文化的搜集、整理和研究,甚至影响了他一生的兴趣和爱好。
      我们知道,要想深入雅鲁藏布大峡谷流域进行田野调查,获取第一手人文资料,需要翻越喜马拉雅山脊从北坡进入南坡,穿越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越激流、跨深涧、斗虫蛇,其路途之险,为世所罕见。作者曾经是一名军事记者,利用各种机会一次次往墨脱、米林和波密一带的雅鲁藏布大峡谷流域原始林区跑,既有困在通麦大塌方时喝冰水、啃压缩干粮的艰辛,也有露宿墨脱山道崖穴、树洞时的困苦,还有目睹一匹马掉下悬崖从挣扎到死亡的悲怆。
      正是这样的人文考察经历,使得这本书的内容散发出泥土的香味,生活化显得特别的浓烈。许多内容都是墨脱人自小耳濡目染又熟视无睹的精彩小故事,如《刀耕火种》《吊脚竹楼》《米酒鼠肉待贵客》;或是被大家渐渐遗忘的往事,如《狩猎的民族》《藤索桥》《神湖水怪》;或是如今已淡出人们生活视线的事物,如《珞巴族文化遗迹》《全身的藤竹饰物》等等,这一篇篇叙事的短文,不仅涵盖了墨脱县珞巴族、门巴族日常生活、民风民俗、历史沿革的方方面面,也蕴涵着珞渝文化的深厚底蕴,散发着原汁原味的民族文化的清香。


 

         二、人文作品的文学性,源于作者善借文学笔调叙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批从事人文学科或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在写作文化题材时,在取材和行文上表现出鲜明的文化意识和理性的思考色彩,写出一本本有着深厚的人文情怀和终极追问的散文著作,如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王宗仁的《季节河没有名字》,邢世嘉的《咖啡时间》,韩晗的《大国小城》等。他们在创作文化散文时,将科学研究的“理”与文学创作的“情”结合起来,既充满思考的智性,又不乏文化关怀和个人感受,称为“学者散文”。
     我非常喜欢读这些“学者散文”,这些作品在美学风格上,往往表现出理性的凝重与诗意的激情,这与时下流行的快餐文化不同,让读者在阅读时体验到文学艺术和人文文化的双重魅力。这些学者型作家,用轻松的笔调,独特的审美视角,记录一个国家的文明和发展,作品中间透出作者深厚的文化功底,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反响,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学者型作家同样深受读者喜爱,也表明现在的读者对作品的知识性有较高的要求。
     早在10年前,作者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帮助工作期间,有幸聆听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李鸣生谈创作纪实文学《寻找北京人》的过程,这是一部将文学性、学术性有机结合的文学作品;聆听著名报告文学作家王宗仁谈创作青藏线系列报告文学《日出昆仑》的感悟,这部书在娓娓道来的过程中,将厚重的青藏人文风情用一种浅显易懂,又非常有趣味的方式来介绍,让读者不再觉得昆仑遥不可及。这些名家的创作感悟,无疑对他后来写作《边陲墨脱》有很大的启发。
     如何用文学语言表现墨脱人文历史、人文风情的魅力,避开给读者一种罗列资料的感觉,让阅读成为一种文学艺术享受呢?作者曾是《战旗报》的一名驻藏记者,每天大都用简洁的新闻语言,记录高原部队具有新闻价值的人物、事件,也许是新闻的特殊要求,不需要文学上的太多修饰。可在写作这本书之前,作者经常停笔“充电”,有意识地阅读了大量报告文学和纪实散文书籍,诸如李鸣生的《走出地球村》、《远征三万六》,邓贤的《流浪金三角》《大国之魂》《中国知青梦》,以及王宗仁的《藏羚羊跪拜》,余秋雨的《山居笔记》、《千年一叹》等文化散文,对作者用散文体裁、纪实手法写作《边陲墨脱》有很大帮助。
     我觉得《边陲墨脱》之所以好看,这与作者写作时有意选择了散文体裁、纪实手法有很大关系,这种体裁和手法的包容性很强,既可以叙事,也可以抒情,在娓娓道来的过程中,把墨脱厚重的珞巴族、门巴族文化,用一种非常浅显易懂,又非常有趣味的方式来介绍。这就不同于有些文化学者板着学术面孔,非常庄严,非常学术化,非常考证的来谈墨脱民俗,其笔下内容更多的是以前墨脱发生的事物,而没有人物活动,总是以一种专业化、学者化的角度去考证,这种形式对我们了解墨脱的人文或许有一些帮助,但我们看这些书,都是比较理性的东西,没有什么感性的内容,没有温软,没有温度,没有亲近感。所以,我认为作者在这—点上跟以往文化学者写墨脱有所不同,在看似不经意间,给人们讲述着一个个动人故事的同时,也在描绘着墨脱独有的人文风情,把墨脱人情、人性和人文的东西折射出来,自然让人感到亲切可信。


 

                        三、人文作品的厚重感,源于作者不懈的探索追求。


 

     我长期从事教学科研工作,猎取知识成为我阅读书籍最大的需要,一本书的知识性,成为我评判优劣的主要标准。因此,《边陲墨脱》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这本书的知识性,我以为是这本书的最大价值所在。
     写作这本书,作者前后历时16年,比起那些几个月成书一部的写作高手,真可谓是“小虫爬行”,显然是太漫长了。16年里,作者写得断断续续,进行没完没了的采风和采访,曾先后3次进入极端艰险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作田野考察,采访曾在墨脱工作生活、从事人文研究的地方群众、部队官兵、专家学者达120余人,整理口述资料150余万字,查阅文献资料220余万字,先后到北京、郑州、咸阳等地,向许多民俗专家、民族学者和文化阅历高的老者请教,积累了丰富的第一手写作素材。
当我阅读其中篇章后,才更加理解作者为这本书所付出的漫长而繁重的劳动。这本书不是那种可以在一年半载之间就能写成的书,是一本最大限度地打开了自己的知识储备库,从中精心取舍后写成的书,是一本靠长期知识积累、调动人生阅历、细心观察思索才能写成的书,这是一本厚积薄发的书。从他的详细的文字描述中,我们就能感受得到。
     通过这本书,我们不仅可以看到源远流长的珞巴族、门巴族传统文化和当代人的生活追求、民族气魄,而且可以领略到墨脱两个民族动人的风俗画面和浓郁的生活气息:藏传佛教徒心中的圣山神湖,富有民族特色的三个珞巴族新年,那日渐消逝的弓箭、火镰、藤桥,与珞巴族、门巴族息息相关的黄酒、鼠肉,老虎、石头图腾的由来等等,构成了一幅幅墨脱生活的画卷,显示出独特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
在我看来,这本称作人文文化散文集的《边陲墨脱》,既是人文的墨脱,又是文学的墨脱。作者用散文的体裁,用纪实的文字,为我们精细地展示出一幅幅丰富而生动的珞巴族、门巴族民俗文化风情画卷,为我们了解、认识墨脱,研究珞巴族、门巴族人文风情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同样,《边陲墨脱》选用了240多幅图片,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对文字起到了很好的注释作用,增强了本书的可读性和可视性,强化了本书的人文风情文化色彩,比较符合当下读者的阅读心理,人文华夏丛书策划编辑用心也是值得肯定的。
     任何一部作品都是作者的心血凝结,又是时代的产物。《边陲墨脱》既是一本墨脱人文风情的学术著作,也是一本珞巴族、门巴族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真实读本。当今日趋膨胀的科技控制意识,正在不断侵占人类精神文化领域,随着墨脱公路的通车,一条条光缆连接这个雪山孤岛,生活在这里的珞巴族、门巴族,沐浴在现代文明的光芒之中,重建智慧祥和的文化家园成为当务之急。在这样一个时候,出版发行《边陲墨脱》这样一部书,是非常必要和适时的。


 

 
 

达州市文化发展研究会 版权所有
邮编:635002   文化发展研究会:0818-2371064  电子邮箱:21gjy@163.com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站建设公司 网络技术:0818-2246666

蜀ICP备05027005号